林晏初

人意花枝都好

 

【德哈2023元旦17h 3:00 】你会有永恒的满月

*战后设定

*哈利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遭到黑巫师偷袭,协助办案的圣芒戈治疗师德拉科·马尔福为他挡下了这一击,从此,傲罗办公室主任的背后就多了一只阴魂不散的幽灵。

--------------------------


拜温带海洋性气候所赐,七月初的伦敦并不怎么炎热,冬日最讨厌的潮湿和多雨此时倒是很受欢迎,给偶尔冒头的躁动暑气里添了几分舒爽的凉意。

 

虽然天气不是那么热,但该度的假显然是不能错过的。

 

哈利·波特先生瘫在自己公寓的沙发上,在心里盘算这来之不易的假期到底该去哪里。正琢磨着,视线就瞟到了飘在空中的不明灰色物体,而那灰色物体也仿佛有感应般地低下了头,和仰着的他来了个不偏不倚的大眼瞪小眼。

 

场面一度十分惊悚。

 

可对于见多识广且经验丰富的傲罗办公室主任哈利·波特先生来说的话,此时他的心理活动就是:哦对了,度假还要带上一只幽灵一起。

 

冷静得仿佛家里有只幽灵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这倒也不是因为哈利傲罗当久了所以有颗处变不惊的强心脏的缘故,梅林知道他第一次看见这玩意的时候,手上一个不稳,刚做好的早餐就连同盘子一起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啧,培根煎得不错,可惜了。”幽灵甚至在旁边说起了风凉话。

 

下一秒,几道亮银色的光就穿过幽灵透明的身体,在它后面的墙上留下了几道狰狞的痕迹,水泥色的墙体露出来,看上去丑陋极了。

 

“......波特”

 

“这一点也不好笑。”哈利死死盯着眼前的幽灵,眼眶周围迅速泛起了一圈红,魔杖被他紧握在手中,尖端隐隐冒着银光。

 

“这一点也不好笑。”当时的哈利似乎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事情是怎么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挨了他一记“神锋无影”的幽灵,对他下的逐客令充耳不闻,每天在他的公寓里大摇大摆地晃荡,后来甚至于哈利去哪里它都要跟着。哈利到现在都无比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带着它出现在傲罗办公室里时,罗恩目瞪口呆下巴宛若脱了臼的样子。哈利丝毫不怀疑他要是再张五秒钟,自己一定强制性地给他接回去。

 

但很快,罗恩从一开始的惊讶转变成后来的习以为常,哪怕它凑到自己办公桌前头也可以做到不抬一下;哈利从一看到它就恨不得甩两道神锋无影过去,到后来如果身后没有那种微凉的冷意反倒不自在起来。

 

所以说,时间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哈利望了望墙面,那几道狰狞的口子早已经被他用魔法修复得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曾经的可怖模样。他想:回头可以把墙面重新粉刷一遍,总感觉好像有点旧了。

 

但墙的事可以先放一放——显然度假会比它更重要。既然提到了度假,那么顺带着就有些不可抗力因素¹不得不考虑。既然如此,哈利索性放弃了自己做决定的打算,转而把它抛给了带来这些因素的幽灵:“马尔福,你说我们今年的假期去哪里比较好?”

 

是的没错,这只幽灵正是哈利学生时期最看不顺眼的死对头,又在协助作案时为哈利挡了一记索命咒从而光荣牺牲的圣芒戈首席治疗师:德拉科·马尔福先生。

 

他变成幽灵的原因至今是个谜,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待在马尔福庄园墙上价值不菲的雕花相框里才合理。

 

此时,存在异常不合理的幽灵先生毫不留情地正对傲罗办公室主任语出讥讽:“波特,首先你要明白的一点是,不是‘我们’的假期,因此你不妨猜猜看,每年只能可怜巴巴地抽出这么一小段日子用来度假的人是谁呢?”

 

“......”常年沉迷工作的傲罗办公室主任莫名有点心虚。

 

好在飘在半空中的幽灵并没有就着这个问题深究下去的打算,他很认真地在思考关于度假的地点——凭着他此前为数不多的经历。

 

“布莱顿怎么样?”

 

布莱顿?哈利之前出任务时倒是图经过,现在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沿着蜿蜒海岸线屹立的连绵白崖,和白崖之上一望无际的空阔草地。

  

壮观是足够壮观了,可对于从出生起就顶着救世主头衔的他来说,未免有点荒凉。

 

他还是更喜欢热闹而富于烟火气的东西,例如喧嚷的人群,嬉笑着在路上奔走的孩童孩童,以及路边小推车上挂着的的暖黄色灯串。

 

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凉意,阻止了思绪越飘越远。哈利抬头,正巧看到德拉科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莫名其妙一阵庆幸:如果这家伙有实体的话,自己现在很有可能正因为一个暴栗而疼得龇牙咧嘴。

 

德拉科却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波特,我们不去白崖。你要知道,那鬼地方离布莱顿火车站都有三十分钟车程。”

 

“那我们去哪?”

 

“布莱顿码头,里面有不少娱乐项目,人多到下雨天都能排出去一英里,你一定喜欢。”

 

“......”

 

“有新鲜打捞上来的海鲜,保证在上桌之前还活蹦乱跳的,绝对能一次吃过瘾。”

 

“好,去。”从小到大都没正经吃过一顿海鲜大餐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先生狠狠心动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马尔福这么有当说客的潜质?

 

“马尔福,我决定了,从此以后去部里批特殊行动物资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省省吧波特,我可猜不出来那些古板的老头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也不希望看到有一天他们和一只幽灵吵起来吧。”

 

“作为你曾经的死对头,我只是比较了解你而已。”

 

 

 

布莱顿,码头。

 

许是温度尚不算高,还没有到适合度假的好天气的缘故,布莱顿码头上人远远不像德拉科描述的那么夸张。但作为伦敦附近小有名气的海滨小城,它和冷清二字也绝对沾不上边。总而言之,就是傲罗和幽灵看了都很满意的程度。

 

沿着延伸到海面的长长栈道往前走,尽头是呈六边形的开阔空地,一座小型的游乐园被设计者极富创意地放置其间。过山车的体积虽不算庞大,该有的速度倒是不缺,行至最高处时,哈利俯视下去,有一种凌驾于整个海面之上的快感。

 

临到终点,过山车的速度终于放缓,哈利有些意犹未尽,却也没打算去玩第二遍。

毕竟过山车刺激是刺激,和魁地奇比起来还差的远,而且魁地奇可没有两面堪比魔音灌耳的尖叫攻势。

 

哈利趴在码头是围栏上,顶着一头被吹得乱七八糟的黑发看着远处的海面。晴天的海面蓝得不像话,阳光碎在被风撩动的波浪里,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金加隆的光泽都不及它们诱人。

 

哈利转头看向一旁同样看着海面的德拉科,他飘得并不高,离地不过几英寸,因此哈利很轻松的就看到了他灰蒙蒙的半透明侧脸,以及看上去梳得油光水滑却同样灰蒙蒙的头发,它们本该是同阳光一样好看的浅金色。

 

有海鸥从岸边飞来,猛地扎进海里,折腾了一通却一无所获。哈利打算和旁边的幽灵严肃地探讨一下这只海鸥成功觅到食的可能性,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马尔福,你说的活蹦乱跳的海鲜在哪里?事先说明,如果不新鲜的话我一定不付钱。”

 

“请便,反正到时候被抓住扣在后厨洗盘子的又不是我。”

 

尽管哈利不愿意承认,但这句话确实有道理极了。

 

好在梅林有眼,并没有给他这个成为一日免费洗碗工的机会。事实证明,这里的海鲜足够活蹦乱跳,点完单后,服务员甚至特地提着一会要用到的食材像哈利展示了一遍。张牙舞爪的大章鱼没由来地让哈利想起黑湖里那只乌贼,它巨大的触手偶尔还会敲击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窗玻璃——说不定烤起来味道不错。

 

“醒醒波特,不要试图打巨乌贼的主意。救世主是可以打赢伏地魔没错,但救世主在碰到黑湖底下那个玩意儿的触须前,就很有可能被它吃得渣都不剩了。”

 

“你是不是对我用了摄神取念?”哈利震惊地盯着在对面飘着的幽灵。

 

提着章鱼的服务生还没有走远,听到这句话明显一愣,反应了许久还是没明白哈利这句话是什么含义,甚至让他觉得这位从走进餐厅就开始自言自语的客人显得更加奇怪了。他摇了摇头,按住章鱼不安分试图乱动的触须向厨房走去。

 

“我可没有。”德拉科看着被列入奇怪客人名单的哈利,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平心而论,曾经养尊处优的少爷挑餐厅的眼光还是相当不错的,尽管再一次前来距离之前已经隔了不少时间,但每道菜单出品依旧很在线。

 

开过壳的生蚝旁边配了切好的柠檬,拿起的瞬间能看见蚝肉在轻轻晃动,轻盈的口感仿佛是在吃打到无比蓬松的咸奶油;大个头的青口贝在白葡萄酒和西芹的作用下显得清爽入味;而哈利最期待的那道炭烤章鱼腿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表面烤的焦焦脆脆,一口咬下去柔嫩又多汁,配上红椒粉和蒜蓉蛋黄酱,几乎让哈利再次萌生出去抓黑湖底下去捉乌贼的念头来。

 

酒足饭饱的救世主先生毫无形象地瘫坐在海滩的长椅上,德拉科则在他的身后飘荡。夏令时的白天总是很长,这让他们在吃完一顿丰盛晚餐后还有时间到海边赏个夕阳。

 

“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对麻瓜的地界这么了解?”哈利看向飘得晃悠悠的德拉科,他有这个疑问很久了。

 

“在伏地魔被你弄死之后。”

 

好吧,毫无悬念的回答。哈利不再追问,转过头专心看起了夕阳。

 

距他们不远处是弃置的西码头,血色的夕阳映在被烧毁到只剩残骸的废墟上,有一种凄凉的美感。布莱顿码头上却依然人来人往,不少路灯已然亮起,看起来甚至比下午更繁华了些,衬得一旁的西码头愈显悲壮。

 

哈利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血橙色的太阳一点一点下沉,最后彻底消失在海平面,看云间的晚霞一点一点褪去颜色,被整片黑夜覆盖得不留一点空隙,看布莱顿码头上最后一盏路灯亮起,一轮圆月终于被挂到了夜空里。

 

今天确确实实是个好天气,不论白天还是晚上。

 

不止一辆的摩托从夜晚的沿海路呼啸而过,接连不断的发动机轰鸣烦躁得人想立刻打电话给警方投诉它扰民。

 

哈利和德拉科对望一眼,立刻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我们成年了对吧?”

 

“我们已经不受《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的约束七年了。哦不,准确地说只有你。”德拉科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哈利。

 

“你也一样。”哈利低下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山楂木魔杖的尖端朝着摩托车驶去的方向轻轻一挥,刚刚还无比猖獗的发动机们瞬间哑了火,座上的青年骂骂咧咧地下了车,惊讶地发现理应能维持好一段里程的油箱变得空空如也,而后几个人爆发出激烈的争吵,试图揪出背着他们偷偷用车事后居然还不加满油的罪魁祸首。

 

吵了半天也没吵出个所以然,力气倒白费了不少,几个人索性把车子一扔,拐到路旁的一家小酒吧喝酒去了,留下几辆簇新的哈雷横七竖八地躺在路边。

 

交叉摆放的双排气管在月下泛起凛冽银光,看得哈利一时心里有些痒痒。

 

“马尔福,你想骑摩托吗?”

 

“波特,你确定要问一只幽灵想不想骑摩托?”

 

“一点儿不错。”

 

“很好,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所以你想。”

 

哈利·波特是凭什么当上傲罗办公室主任的?强买强卖和知法犯法吗?

 

“傲罗办公室主任这是打算当街偷车?”

 

哈利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挥,隔音咒像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似的笼罩住了整个酒吧,

他跨上一辆黑色哈雷,不过轻轻拧了两下龙头,此前因为没有油而无奈熄火的发动机立时又轰鸣起来:“巫师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他灵活地让哈雷调了个头驶到沿海路上,单脚撑着地冲身后喊:“抓紧了没!”

 

如水的冰凉触感环绕于哈利腰际,有低语拂过他耳畔:“你到底走不走。”

 

车把手被猛地一拧,发动机剧烈的声响让傲罗和幽灵都恨不得往自己的耳朵上丢一个隔音咒,但幸好震耳欲聋的音量只有那么一瞬,很快就又维持在一个令人勉强接受的阈值内。

 

摩托车在沿海路上疾驰,四周的树木和路灯都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飞快地向后退去。迎面而来的海风远远谈不上温柔,把哈利本就乱七八糟的头发吹得更加惨不忍睹,和德拉科整齐到能直接参加晚宴的头发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哈利却觉得痛快极了。

 

对于一只幽灵来说,跟上摩托车的速度其实毫不费力,问题是哈利此刻狂放的发型和被风吹得鼓鼓囊囊的衣袍让德拉科有些憋不住笑。他可不想让哈利成为第一个因为没带头盔且分心从而被摩托甩出去摔死的巫师,那样的话伏地魔绝对第一个不答应。

 

他只好抬头去看月亮。月亮倒是哪里的都一样,霍格沃兹伦敦和布莱顿的都没什么区别,非要说的话,可能海边空气比较好,看上去会比平常的更圆更亮一点。

 

一点也足够了。德拉科突然觉得庆幸,幸好自己变成了幽灵,不然现在应该只能和马尔福家的若干先辈一起,盯着天花板上金灿灿的水晶灯发呆。

 

但他其实不畏惧死亡。

 

不然怎么会去挡那一记索命咒。

 

“在看什么?”哈利停下来的时候,发现后座有只幽灵正仰着脖子发呆,一动不动的那种。

  

也是有够不怕累的。

 

“看月亮。”言简意赅的回答。

 

“说说呗,什么感想。”

 

“......很亮?”

 

“还有呢?”

 

“延长假期吧,波特,要交的申请我可以替你口述。”

 

“外加半年的案件总结。”

 

“成交。”

 

哈利惊讶地看着德拉科,完全没料到他会答应得如此痛快,紧接就是一阵懊悔,早知道应该说一年的。

 

被狠狠敲了竹杠的幽灵先生一点也不生气,反倒看上去心情好得很。

 

至于原因么,很简单,他只是不想告别而已。

 

 

 

Fin.

----------------------------

 

注1: 幽灵只能在生前他们生活过、走过的地方行走。


大家新年快乐!

大半年前的脑洞,终于填坑了(莫名心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冬天的写了一篇如此清凉的文,不过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

 

 

 

 

 

 

 

 

 

 

 

 

 

 

 

 

 

 

 

 

 

 

 

 

 

 

 

 

 

 

 

 

 

 

 

 

 

 

 

 

 

 

 

 

 

 

 

 

 

 


  102 4
评论(4)
热度(10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林晏初 | Powered by LOFTER